学会活动
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中国抗日战争志》项目暨中国地方抗日战争志工程研讨会综述
http://www.difangzhi.cn2018-05-21 10:57:54来源:【打印本页】 浏览量


2018年4月25—26日,由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以下简称中指办)主办、山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承办、枣庄市地方史志办公室协办的国家社科基金抗日战争研究专项工程《中国抗日战争志》项目暨中国地方抗日战争志工程研讨会在山东枣庄召开。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秘书长,中指办党组书记、主任冀祥德出席开幕式并讲话。山东省政府办公厅党组成员、省地方史志办公室主任刘爱军,枣庄市副市长刘吉忠分别致辞。中指办副主任邱新立主持开幕式并在会议结束时作总结讲话。中指办原党组书记田嘉出席开幕式。《中国抗日战争志》项目课题组负责人和课题组成员,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地方志工作机构抗战志项目负责人和项目组成员共100多人参加了会议。

开幕式上,冀祥德作题为《方志人应该在捍卫国家与民族利益上敢于担当》的讲话。他在讲话中指出,党的十九大标志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地方志事业也相应跨进了新时代。在新的时代,全国地方志系统要努力实现地方志事业发展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即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时,实现省省有志鉴、市市有志鉴、县县有志鉴的伟大世界文化创举;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周年时,完成《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志》的编纂,实现志鉴各系统、各领域的全覆盖,让地方志成为不可或缺的事业;要紧紧围绕党和国家利益、各级党委政府中心工作、人民群众需要开拓创新,充分发挥地方志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实施《中国抗日战争志》项目和中国地方抗日战争志工程就是中指办主动作为,推动地方志围绕“三个中心”开拓创新的重要举措。

冀祥德要求各课题组成员和各省、区、市抗战志负责人克服犹豫、懈怠、畏难情绪,以强烈的时代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以奋力拼搏、攻坚克难的精神,如期编纂出资政辅治、堪存堪鉴的精品佳志。第一,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尤其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为指导,坚持志书编纂的正确政治方向。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博大精深,包含十分丰富的内容,是完整科学的思想理论体系,其中对抗日战争的性质、意义、过程、贡献和历史启示等问题也作了深刻阐释,形成了关于抗日战争历史、抗日战争研究和抗日战争纪念的系列重要观点,为全面系统研究抗日战争提供了一个完整的、科学的框架。要在全面学习的基础上,着重把握其精神实质、基本内涵,做到学懂、弄通,作为编纂抗日战争志的科学指导和基本遵循。第二,要严格按照志书编纂的基本要求,确保编纂质量。方志是官书,编修地方志是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经过上千年的传承发展,逐步形成了独特的、成熟的志书体例体裁。抗战志的整个编纂过程,要始终遵循志书的编纂要求,认清编纂的既不是抗日战争史,也不是民国史、民国志,而是围绕军事抗战、政治抗战、经济抗战、文化抗战、社会抗战、国际援助抗战等方面编纂的志书,防止最后生产的文化产品既非志书,也非史书。要秉持精品意识,将质量观念和质量管理贯穿于抗战志编纂的全过程,着力打造精品良志。第三,要采取有力措施,扎实推进抗战志编纂工作。首先要科学规划。到2020年完成抗战志编纂工作,是硬任务、硬指标,《中国抗日战争志》各课题组及各省级地方志工作机构要制定清晰的任务书、时间表、路线图,以科学规划引领编纂工作的有序进行。各课题组要细化任务、明确分工、强化责任、督促检查,确保各阶段性任务圆满完成。各省级地方志工作机构要让主管领导明白抗战志编纂工作的重要意义,努力争得他们的关心和重视,解决人员、经费、资料搜集等问题,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任务。其次要加强协作。历史学者和方志工作者团结起来,以不耻下问、虚怀若谷的态度,相互学习与切磋,发挥优势,补齐短板。再次要加大培训研讨力度。打造高质量的传世志书,要求编纂人员不仅具有较高的学术水准和知识水平,还要掌握志书的基本理论和编纂方法,具备较强的编纂能力和业务素质,各课题组及各省、区、市地方志工作机构要下大力气组织培训班,邀请历史学界及方志学界的专家学者授课,答疑解惑,提高编纂水平;要有针对性地开展学术研讨活动,解决志书编纂中的体例、史实、文字等问题。

刘爱军在致辞中介绍了山东省基本情况和全省地方志工作取得的成绩,尤其是在开展抗日战争史研究和编纂抗日战争志方面取得的丰硕成果,希望以此次会议为契机,进一步学习编纂抗日战争志的先进经验,落实中国地方抗日战争志工程有关要求,按计划加快推进编纂工作,为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作出应有贡献。刘吉忠介绍了枣庄市基本情况、悠久的历史文化以及全市地方志工作取得的成绩,表示要以此次会议为契机,深入抗战史研究,努力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优秀的精神文化产品。

本次研讨会采取大会发言和分组讨论相结合的形式。与会代表分别就《中国抗日战争志·总述》《中国抗日战争志·军事志》《中国抗日战争志·政治志》《中国抗日战争志·经济志》《中国抗日战争志·文化志》《中国抗日战争志·社会志》《中国抗日战争志·外交志》《中国抗日战争志·国际援助志》篇目及北京、河北、山东、海南、重庆、贵州、甘肃、新疆等八省、区、市提交的地方抗日战争志篇目展开热烈讨论。经统计,大会发言18人次,分组发言60余人次,提出了很多有价值的意见、建议,为下一步的篇目修改与初稿试写打下坚实基础。

第一,指明了问题。与会专家学者认为,目前提交的篇目存在以下比较突出的问题:①一些篇目史书痕迹明显,不符合志书的体例体裁;②各卷篇目存在交叉重复、概念不一致的现象;③分类标准难以统一。按事物性质分类即分为解放区(敌后抗日根据地)、国统区、沦陷区三部分,会导致1931年至1937年局部抗战时期的史实无法归类。各分志的具体情况不同,难以用同一标准一刀切,有专家建议给予各个部分一定的自主权,具体问题具体分析;④述体结构不统一。全志设有总述志,而其他平列分志不统一,某些志章下设概述,某些则无。有专家建议分志全部增设概述,篇章设无题导言。⑤缺少凡例。凡例即总体设计原则,应设凡例,对内容的长度(上溯下延的时限)及宽度做出规定。

第二,统一了认识。抗日战争志定位应是重大事件志,不是抗日战争时期志,不是民国志,更不是断代史。必须抓住抗日战争这个牛鼻子,与抗战有关者则记,无关者则不记。有专家以粮食为例说明问题,按传统意义上的玉米、小麦怎么种植,不记;而粮食作为战略物资,则记。

第三,总结了经验。一是领导重视,保障有力。贵州成立了强有力的编纂委员会,省委书记、省长任编委会名誉主任,常务副省长任主任,组织保障有力,经费落实迅速。二是超前谋划,打牢基础。山东自2015年以来先后推出山东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丛书、山东抗战研究丛书等系列成果,开创全国史志系统抗战研究的先河,2017年7月启动《山东抗日根据地志》和《山东解放区志》编纂工作,集全省史志系统之力,深入开展抗战研究,为编纂《山东抗日战争志》奠定基础。三是齐备人员,深挖资料。贵州成立抗战志专项工作办公室,负责组织协调规划等工作,深入全省各级档案馆、档案局、志办挖掘资料,到国家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搜集资料,与美国加州、意大利一些档案机构联系寻找资料,以此为契机建立贵州档案体系和地方志资料体系;成立九个编写组,从社会上聘请专业人士担任编写组成员,每组5人,共45人;召开专家论证会,征求多方意见制定篇目。

第四,提出了可资借鉴的重要意见。①要做好顶层设计。有专家认为,要从顶层设计方面,对解放区、国统区、沦陷区三大板块的先后顺序作出安排;有专家认为顶层设计是对编纂对象的研究,要处理好全面抗战与突出中共中流砥柱的关系,处理好抗战14年与日本明治维新到九一八事变前日军侵华的关系,处理好重大战事的完整性与诸方面的关系,处理好“总与专”和“专与专”的关系(不互相机械重复,明确交叉的详略与侧重),处理好方志方法与历史方法的关系;有专家认为,要从顶层设计上对一些基本概念进行界定,对一些基本问题作出定性,不能片面依赖自由讨论,会影响整个纂修进度。②要符合历史逻辑。有专家认为抗战时期国民政府是中国唯一合法政府,把国民政府放在前面,符合历史实际,要避免把抗战志写成中共党史或中国革命史;有的认为,抗战志的纂修要坚持历史主义的基本原则,强调客观性与全面性,写出的东西要经得起历史考验,经得起后人的拷问。③记述不能过于细碎。有专家提出总述撰写的“三概”方法,即概全貌、概轨迹、概重点特点亮点。④要做好资料长编。“无征而不信”,资料是修志的基础。有专家认为不做资料长篇,编纂过程中将会导致资料难以驾驭的问题,做好资料长编,志书完成后,可相互印证,增强真实性、可靠性。⑤规范历史称谓、日伪政权等问题。有专家指出,陕甘边区政府全称为“中华民国陕甘宁边区政府”,八路军全称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新四军全称为“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在志书编写中怎样使用这些称谓必须做好规范;有的认为,日伪政权为非合法政权,不能与中华民族合法政府并列。


邱新立从七个方面对会议进行总结。一是定位问题。各位专家学者在将抗战志的性质定位为事件志这一问题上达成了比较统一的意见,这是下一步志稿谋篇布局、开展工作的前提。二是顺序问题。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各分志之间的排列先后,学者提出的外交与军事联系紧密,应提至军事志之后的观点,有合理性,可进一步深入研讨;二是每一分志内各板块间顺序,即如何处理历史逻辑与政治逻辑的问题。政治立场、政治原则必须旗帜鲜明地坚持,须经学术委员会、全国社科规划办批准后方可确定。三是框架设计问题。先按事物性质分类和先按社会性质分类两种思路都有可取之处,比如,社会志、外交志按社会性质分类非常契合,但经济志等分志是否适合先按社会性质分则有待商榷。一般来说,一部志书的分类标准应该统一,此一问题现在尚未有成熟结论,须进一步研讨。四是记述主线问题。《抗日战争志》作为事件志,顾名思义,重点是“抗日”,以“侵略与反侵略”为主线,记述日本对我国的军事侵略、经济掠夺、文化摧残、人民奴役等都是为记述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作铺垫,偏离主线或与主线是间接关系的内容,适合作为背景记述,不能喧宾夺主,要注意详略得当。但以“侵略与反侵略”为主线,不是指以军事内容为主,甚至与军事志划等号,我们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对日本侵略的抵抗与反击也是记述的主要内容,不能重军事轻其它。五是内容遗漏问题。一年中各课题组反复研讨、推敲打磨,目前提交的篇目基本涵盖了抗日战争的主要内容,但仍有一些遗漏,比如战后抚恤、遗孤收容、遣返、战损调查、重大纪念活动、中央的重大决策等,这些皆与抗战有关,应全面反映,会后各卷课题组成员要进一步研讨,补充相关内容。六是志书撰写问题。抗日战争志是志书不是史书,而志书有自己独特的体例体裁,如编纂讲究事以类从,类为一志,横排竖写,述而不论等,在编写过程中必须严格遵循志书的编纂要求。七是规范问题。首先是名称术语使用问题。编纂抗战志不能另起炉灶,新造一套话语体系,要尊重抗战史学术界通行的规范用语,要了解当前比较权威的抗战史著作,遵循已有的权威表述,同时要注意不同时期名称表述的不同,比如全面抗战时期称“国民党政府”不妥,更宜称“国民政府”;其次是注释问题。志书是官书,资料主要由政府提供,一般在凡例中注明,但抗战志情况大为不同,既有志书资料性特点,又具有极强的学术性、著述性,因此必须有注释,在编写过程中,不论是前期的资料长编还是初稿,要做好基础性工作,按照通行的学术规范,将资料出处注明。

邱新立强调,各课题组要充分吸收研讨会提出的合理意见,解决好分类问题,尽快调整修改各自篇目,对于个别篇目调整幅度大的分志,将单独邀请相关专家学者召开有针对性的小型研讨会,具体研讨。要将各分志修改后的篇目及一些有待商榷的问题提交学术委员会,征求一流抗战史专家的意见。要在广泛吸收专家意见、充分修改完善后,向全国社科规划办报备,以减小未来验收阶段的压力。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

抗日战争志专项工作室范晓婧)

京ICP备08002157-2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Copyright © 2008 www.difangzhi.cn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5272号